TOP

網站白色logo

高靜玉

螃蟹的愛恨情仇

美味記憶

秋天一到,報章雜誌、電視網路,都會不斷的提醒你:秋天到了,螃蟹肥了,趕快來吃喔!

當美食記者這麼多年,每年也都會在這個時節不斷的聽到朋友們說:「當美食記者真好,可以吃到好多螃蟹。」殊不知,每年秋天的螃蟹季,對我來說是惶恐的季節。我無法像絕大多數的人那般沉醉在膏腴蟹肥的情境中,也無法跟朋友們一樣如數家珍似的將料理螃蟹絕讚的店家提出來討論,背後的原因是,螃蟹是我從小的惡夢。

我的父母都愛吃螃蟹,螃蟹季節來時,他們可以一天啃光12隻,每餐每人3隻!媽媽愛吃不上繩的活蟹,小時候經常幫忙抓蟹、蒸蟹,對蟹的回憶總是牠們在炒鍋裡亂竄、爪子刮過鍋子的聲音,還有濃濃的、不怎好聞的螃蟹味。每每看見大人們將堆的老高、蒸紅的螃蟹端上桌,鋪上報紙,榔頭、耙子、兑好了白醋與薑末醬油的蘸醬端上桌後,便埋頭大吃了起來。

當時的我,高度還不及飯桌高,只能踮起腳尖、瞪大眼睛看著看,只記得媽媽把碩大的蟹螯跟8隻蟹腳通通拆給我(如今想來應該是紅蟳),然後敲開蟹螯,指著裡面又白又肥的肉說:「妹妹你看,螃蟹的肉都在這裡,媽媽把腳都給妳吃」接著又指著滿肚子的蟹膏要我看:「妳看這裡面一點肉都沒有,只有這種黏黏的東西,又才一點點,媽媽吃這個就好了。」當年覺得媽媽好愛我,都把最好的留給我,我開心的捧著蟹腳,用心且仔細認真的啃著,沉浸在「母愛」中。至於我媽媽呢?拆蟹腳本來就需要耗費許多心神,孩子沒圍在身邊吵,她樂得慢慢享受肥美的蟹膏蟹黃。

「螃蟹只有腳可以吃」這個印象,陪伴了我30年,直到我當美食記者發現真相為止。只可惜,真相雖然大白,但我已經完全對螃蟹免疫,任憑多麼肥美的上等好蟹放在我面前,我的眼裡還是只有蟹腳,鼻息裡只有那難聞的螃蟹味,拜母親訓練有素之賜,我的蟹腳撥的又快又好,經常可以一管管蟹腿肉完整抽出來享用。



關於作者

高靜玉

高靜玉

高靜玉
前壹週刊美食記者,
有個手藝極高喜歡以菜餚傳遞感情的母親,美食記者十七年生涯中遊走台灣各地,深入巷弄挖掘動人美味,堅信小吃最能感受到廚師對食物的情感。

本文出自:行遍天下 行遍天下11月號2014第272期

台中,以不帶歷史包袱的活力,總是不預期的帶給人新鮮感,從建築大師安藤忠雄、世界級主廚,到在地文化團隊,都在這裡打造他們理想中的夢土,有國際級的視野,也有地方性的人文韻味,台中不斷創造美好生活。

閱讀更多本期文章
右側BANNER

註冊會員

紅利

加入會員可累積「紅利」,讓您以更划算的價格閱讀需要的資訊。

☆☆更多會員權益說明☆☆

已是會員:

忘記登入密碼?

追蹤我們的資訊

  • 行遍天下Youtube頻道
  • 加LINE好友.加入LINE生活圈
  • issuu微閱讀
  • Google+
  • 食泊樂玩粉絲專頁
  • 行遍天下粉絲專頁

行遍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