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網站白色logo

海灘島嶼

長濱鹽,大自然與職人的無間合作

天然海鹽 粒粒皆辛苦

那天,在台東長濱鄉的永福部落裡,我深刻體會到連一顆海鹽的誕生,都是「粒粒皆辛苦」。為了我們的造訪,永福部落理事長蔡利木正賣力翻攪著大鍋子裡的海水,炎夏太陽正盛,再加上爐火的熊熊熱力,讓他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濕了幾次、又乾了幾回,就連只是站在一旁的我們都快受不住。「我從昨天早上就開始煮海水,煮了七個多小時,才是現在的樣子。」蔡執行長邊擦汗邊說。


古法製鹽,費時耗力

眼前煮鹽已經進入最後階段,像變魔術一樣,才一會兒功夫,白色的結晶鹽就已悄悄出現蹤影。過程中,還要加入在地山泉水,據說,如此才能讓海鹽變得更加白皙。海水被煮成濃縮的滷水,在水份即將完全蒸發前,就要拿濾杓將鹽巴撈起。蔡利木提到,過去這些撈起的鹽會以日曬方式去除水份,但工序實在太麻煩了。現在則將海鹽放回鍋中繼續翻炒,目的同樣是要讓水份蒸發。

我往大鍋裡瞧,這麼七、八個小時的折騰功夫,鍋底也只不過煮出了一、兩公斤的海鹽,還沒算上走下海崖取海水得耗費的力氣,煮一次要扛個五、六桶才行。我瞬間明白,在這個事事求快、算計效率的今天,難怪沒人願意再這樣煮鹽,古老技藝也漸漸失傳。

仔細品味體會,這長濱鹽聞起來有股海潮般的氣味,吃起來輕巧不死鹹,清雅和諧的在舌面上消失。我想起日本知名主廚奧田政行在著作《鹽的魔法料理》中提到,「鹽可不只是調味料或料理的配角!每一種鹽都有不同的味道與外型特徵,

海鹽、岩鹽、湖鹽……,其中微妙的口味變化,導因自海洋的洋流、製鹽的方法、所含礦物質成分的比重、環境條件,以及每個製鹽者所投注的心意。」

 

鹽,阿美料理中的重要主角

鹽確實不是配角,在阿美族的飲食中,少不了鹽及辣椒。蔡利木拿出自家醃製的「鹹豬肉」(稱為「Shi-Law」)讓我們嘗嘗,切成容易入口的細條狀,生生嫩嫩的咬感中,先是綻放出鹹到腦門的極致滋味,然後酒釀的微甜再接力出現,紓緩口腔。擔心我們不敢嘗試生肉,蔡利木又將鹹豬肉在火上烤了一下,外熱內溫,十分下飯。



關於作者

秦雅如

秦雅如

行遍天下旅遊月刊總編輯,一直在出版界打滾,做過娛樂雜誌、女性雜誌,因為喜歡旅行、喜歡寫作而踏入旅遊雜誌的領域,並深陷其中;10多年來走過歐、美、亞、大洋洲數不清的國家和城市,也因為深入台灣鄉鎮發現各地方的美而更愛台灣;每一次的採訪行旅都當作珍貴的唯一,因為每一趟旅程都會遇上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風景,產生不同的感動。

本文出自:行遍天下 行遍天下7月號2016第290期

「飲食」是理解一個文化最輕鬆有趣的方式,這次,我們要跟著海岸阿美族部落族人,用夏季食材來場原味辦桌,品嘗辣鹹苦甘裡的人生滋味。

閱讀更多本期文章

推薦閱讀

305月刊訂閱

註冊會員

紅利

加入會員可累積「紅利」,讓您以更划算的價格閱讀需要的資訊。

☆☆更多會員權益說明☆☆

已是會員:

忘記登入密碼?

追蹤我們的資訊

  • 行遍天下Youtube頻道
  • 加LINE好友.加入LINE生活圈
  • issuu微閱讀
  • Google+
  • 食泊樂玩粉絲專頁
  • 行遍天下粉絲專頁

行遍粉絲專頁